快捷搜索:

总有一首歌

阳光透过杉树的罅隙照射下来,缠绵地披发着午后的柔嫩,斑驳的树影抖落在人来人往中,隐隐得看不传神,明晃晃的太阳刺得我睁不开眼睛。

我又背起沉重的书包来到课堂,等待同业同砚的到来。我慵懒地靠在课堂的门边,课堂里一小我也没有,广播中正机器地播放着认识的音乐:“又回到最初的动身点,影象中你青涩的脸。”我散漫的神经彷佛被这歌词吸引。我抬起昏昏欲睡的头,仔细端详着陌生又认识的课堂。天天无止息的事情,竟让我从没有好好看过这刚来到的课堂。

后面的钟,总慢了三分钟,课上却也没少转头数着光阴下课的同砚。课表的位置老是在黑板报的左侧。阳光经由过程半开着的窗户,撒在摆放紊乱的课桌上,窗别传来一阵阵欢笑声,阳光轻扶,此刻的校园安睡了,没有人来打扰她的梦。午后的风燥热,把桌面的书吹得翻了又翻。

广播中唱道:“我们终于,来到了这一天,桌垫下的老照片,无数回忆贯穿毗连。”

我的心一时被满满的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柔情充足,光阴如时间似箭,影象竟也落尘生灰。两年前,我们或许懵懂,与一群不了解的人坐在同一间课堂,“恰同砚少年,风华正茂;书买卖气,挥斥方遒。”光阴过往促,远去无声。想起我们一路挨批,在班主任的斥责下乖乖垂头,我们一路在数学课上手心冒汗,在英语课上昏昏欲睡,在语文课上积极踊跃……

笔尖和纸页摩擦的沙沙声,翻书的哗哗声,骨骼拔节的声音,连同一些隐没在深处的寂静,都在这个夏日的午后,变得清晰了起来。

窗外,树叶在阳光中起舞,变的透明,蜿蜒伸向远方。声音变得很轻,以致不以为意。我轻轻闭上眼睛,“好想再回到那些年的韶光……”

广播中音乐声乍停,阳光在桌面游离。叶面上跃动着星点日光,如斯安逸温暖的阳光让人梦了一场又一场。我在心中唱道:“又回到最初的动身点。”

总有一首歌,让我想起先中的三年。“他日图将好景,归去凤池夸。”若皆是一场镜花水月,也不想忘怀你们的脸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